2017年11月

京都一年

真是地狱的一个月呀.

林文月先生的作品我是从《源氏物语》开始读的,要形容的话可能用笔风细腻来形容吧,字里行间有着一股女子的才气。虽然从译作中可略微一观,但是还是不如从先生的散文集中来欣赏来的好。说来也巧,在图书馆的文学架子上闲逛时,偶遇了此本仅百余页,薄薄的,封面已斑驳的一本《京都一年》,说不清是京都二字还是林文月的名字抓住了我的眼球呢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